摩托车行业面对“年龄定时炸弹”

据彭博社报道,伴随着上了年纪的骑手不再骑车,哈雷和本田开始寄希望于那些瞄准新一代骑手的体型相对较小且价格更便宜的摩托车。对于费德•帕切科来说,从对摩托车好奇到成为骑摩托的人,有很长的一段距离。
 
 
很多年前,他骑过一次叔叔的铃木Boulevard摩托车。叔叔家住美国德克萨斯州。当时,帕切科当从委内瑞拉移民到美国没多久。几年后,他决定考摩托车驾驶证,并如愿以偿。不过,他并未拿到驾照就开始骑摩托。直至去年11月份,本田发布全新Rebel 500车型时,这位27岁的年轻人“沦陷”了。  
 
“坦率地讲,开始的时候我只是对这款摩托车很着迷,”他说,“后来,骑摩托车的季节到了,我对自己说,‘你知道什么?或许,骑摩托车不是什么疯狂的事情’。”于是,帕切科走进新泽西一家经销商的店内,当场付了6800美元,买了一辆本田摩托车。当时,他买的那辆摩托车还在运输途中。
 
 
 
本田的Rebel 500,是为摩托车新手设计的最新一代入门级巡航车车型。在摩托车行业内,几乎每家公司都争相生产专门针对摩托车新手的车型。
 
相比较而言,这样的车型更小、更轻,且价格更可承担。对于“千禧一代”来说,这样的车型也很有吸引力,意味着他们可能会被选择便捷的摩托车出行生活方式。如果一切都按计划进行的话,这些轻型摩托车将帮助哈雷等企业再兴盛50年。
 
《Cycle World》的主编马克•霍耶尔指出,“他们推出了新摩托车型,同时也拥有新的思维方式。他们正在销售的是一种生活方式认知……是一种文化变化。整个摩托车行业正在被重新定义。”   摩托车制造陷入了一场“中年危机”。2006年,美国的摩托车销量触及峰值,高达716268辆。然而,在那之后销量开始锐减。根据摩托车行业委员会发布的数据,当“经济衰退”来袭时,市场陡峭下行。2009年,美国摩托车销量减少了41%,2010年又减少了14%。
 
考虑到当时的实际经济情况,如此大幅度的销量下滑也不是什么令人吃惊的事情:摩托车代表的是可自由支配的个人支出,即便是在健康的信贷市场内,摩托车融资也是复杂的。即使是在现在——美国股市处于创历史的牛市长跑中,同时美国汽车行业迎来有史以来最好年头——摩托车店的流量仍保持在缓慢轨迹中。
 
2016年,美国摩托车新车销量为371403辆,大约为十年前的一半。然后,摩托车行业还需面对“年龄定时炸弹”。2003年,仅有大约四分之一的美国骑手为50岁,或超过50岁。到了2014年,接近一半的骑手为50岁,或超过50岁。摩托车市场一直在骑手或许只能再买一辆摩托车的黯淡前景下前行。瞬间,摩托车制造商迫切需要新的骑手,而“千禧一代”成了他们最大的希望。2010年,摩托车制造商做出了重大战略性转变:Sturgis出局,Coachella入场。他们需要在超炫音乐庆典上展示一些非常酷炫的东西。“每个人都在尝试做同一件事情,”本田摩托车市场经理李•艾德穆德斯指出,“他们都已经意识到,需要让更多的人走上入门级舞台。”  
 
哈雷是这种转变的领头者,可能是因为这家公司主导了美国大型摩托车市场,因而失去的也最多。2006年至2010年,大发动机哈雷摩托车在美国的注册量近乎遭腰斩。自2000以来,哈雷为摩托车新手开设了骑车课程。不过,这家公司很快便要求工程师设计出一款真正的初学者摩托车。2013年,哈雷Street 750亮相。新一代发动机不会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因而也不会吵醒郊区的任何人。座位相对较低,而整辆车的售价仅为7000美元。Street 750很快便成为了哈雷摩托车学校的标准车型,一年内引来了65000名新骑手。
 
 
 
哈雷美国市场负责人阿努普•普拉卡什指出,“我们需要更加适应城市环境。在推出Street之前,我们坚定地相信并且甚至很多骑手将开始转向另外一个品牌。”同一时期,川崎推出了Ninja 300,售价5000美元。防抱死刹车装置令收300美元。2014年,杜卡迪加入摩托车新手争夺战,推出了属于自己的Scrambler——一款复古车型。杜卡迪北美市场首席执行官詹森•切诺克表示,“我们把这款车型称为‘裸车’,操作很简单。”大约一年后,宝马G 310 R亮相。由于耗油量低,座椅位置舒适放松,这款轻型摩托车非常适合长途骑行。更为重要的是,这款车的售价仅为4750美元。  
 
最后,本田的Rebel 500隆重登场。这是帕切科最为着迷的一款车。他是曼哈顿市场营销公司“饥饿工作室”的联合创始人——了解每个品牌代表着什么,以及每种产品有什么功能,是他的工作。权衡再三,在哈雷和本田之间,他选择了本田。据报道,这些新车型的经济效益并不是很好。本田Gold Wing F6B的利润率要比Rebel 500高很多。这款重达844磅的摩托车起售价20500美元。  
但是,问题在于,摩托车这种突如其来的转变——转向更年轻的消费者——或许来得太迟了。多年来,把摩托车的车身变得更大、马力变得更强劲,是一件太过容易的事情。艾德穆德斯说:“摩托车越来越复杂,越来越昂贵且更加具有威慑力。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所有制造商都能做到这一点,因为‘婴儿潮一代’的队伍非常庞大。”切诺克将这场争夺赛称为“马力竞赛”。   与此同时,轻型摩托车的生产,迅速成为业务中最有前途的一部分。2011年至2016年,发动机小于600cc的摩托车销量增加11.8%,而较大型且发动机更强劲的摩托车销量仅增加7.4%。  
 
在Scrambler上市的第一年,杜卡迪卖出了15000辆——占据全部销量的28%。哈雷也有了新的营销口号:9款售价低于12000美元的摩托车车型。别喝拿铁了,赶紧买一辆摩托车吧!